_玖肆

热爱挖坑不爱填坑
其实我的梦想是当个画手
感谢所有小红心与小蓝手♡
头像源朋友@棘刺冠冕

【第五人格】初遇

○第五人格乙女向
○与杰克还有奈布的初遇
○流水账式文笔,突发脑洞

#与杰克的初遇

     看着眼前的一切,你有些慌乱。明明只是轻微的眩晕了一下,再度睁开眼却发现周围的环境大变了样。不是家里那个温馨小窝,而是一片废墙,四周安静的可怕,角落堆着些许南瓜灯渲染着诡异的气氛。
     努力克制住让自己不要害怕,试图唤醒体内的女汉子之魂,但你清楚的明白自己内心深处其实是害怕鬼魂的。一个劲地催眠自己子不语怪力乱神,可你还是不由自主地发抖。
     薄薄的睡裙不足以抵御寒冷,你抱紧双臂淹着墙根往外走,可是越走越觉得这环境有些眼熟。拐个弯看见不远处的一大块巨石,石头的背后是一个房屋入口,可以看见有淡黄色的灯光透露出来。仿佛迷途中的旅人找到正确的道路一般,你顿时忽略了周围的不对劲,朝着入口大步跑去。
     大致是激动过头,脚尖绊在楼梯上,你整个呈大字状往前扑去。心底一片灰暗,你觉得自己大概是要破相了,闭着眼心如死灰地等着扑在地上。耳侧传来细微的响动,好像是被什么接住了,你并没有摔下去。
     你悄悄睁开眼睛的一条缝,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并没有摔到地上,隔着地面还有很远的距离。你转了转眼珠子看见了身侧的一双皮鞋,后知后觉的顺着那双皮鞋往上看去,大长腿,好腰!
     直到看到一张白色的面具,仿若煮熟了的剥了壳的大白鸡蛋一般,眼睛处还有两个黑色的圆点,漆黑的两点看不出其他,只是最纯粹的黑色。心中飞过无数皮草泥马,努力给自己建设的心理防线轻易地崩溃掉。一刹那的惊吓让你甚至忘记了这位应该是拯救了你面容的恩人,最终你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杰克有些摸不着头脑,突兀冒出来的少女,洁白的棉裙没有一丝繁杂的花纹,勾勒出少女美好的曲线,不像是这个时代该有的造物。按耐不住隐藏的好奇心,或许还有那么一点点被惊艳的原因,于是停止了哼曲,只是跟在少女的身后打算看她会做些什么,却没想到对方会蠢到被台阶绊倒。
     出手扶住人却因此暴露了自己的存在,然后就看到少女似乎是被自己吓住了一般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有些不知该说什么的杰克一手揽着少女,另一只手揭开脸上的面具,俊美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委屈,低头看着取下来的白色面具,最后叹了口气将其拿在手上抱着少女回到了庄园。



#与奈布·萨贝达的初遇

     你穿越了。
     你清晰地意识到了现在的处境,毕竟任谁在打开自家大门发现门后不是那乱成一团的狗窝而是一片灰蒙蒙的看不到边境的废墟,杂草丛生,甚至还有几株参天大树,都会发现不对劲。扭过头发现身后的门已经消失不见,你花了一分钟时间来消化了这个现实。然后用了五分钟哀悼冰箱刚塞的满满的德芙巧克力还有哈根达斯的冰淇淋。
     接受了现实,哀悼了美食,你淡然的从手上提着的塑料袋中掏出一个蓝莓味儿的泡芙吃了起来,美名其曰食物能安抚自己受伤的心灵,然后边吃边走动着打量四周的环境。
     穿着七分高的坡跟鞋走在这片诡异的环境中,直到你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滴滴声。简直就像当初在家时老爹最爱看的谍战片中的地下党传送电报时的那种老式电机的声音。还能隐约辨别出其中有敲击键盘的啪啪声。
     挑挑眉你决定朝那个地方走去,你迈着大步走向声音发出来的地方。
     男性,目测是个年轻小伙,红色的披风看起来挺帅,兜帽遮住了大半张脸但从露出来的下巴的线条还有抿紧的唇线来看,应该是个帅小伙。露出的双臂缠满了绷带,修长的双手正有条不絮地敲打着面前的机器。你大剌剌地站在不远处打量着这个好不容易遇见的人。
     大致是疑惑为什么伙伴没上来帮忙,又或者是察觉到了你露骨的视线,对方转过头想要招呼你过去帮忙。入眼的却不是认识的人中的任何一个,是一个从没见过的高挑辣妹。
     扎的高高的黑色马尾,从没见过的露出肩头的短袖上衣还有短的异常的堪堪包住三分之一大腿的裤子。手中拎着一个透明的大包裹,似乎装了很多东西。无意扫过两条露出来的大白腿,年轻的佣兵一时楞在了原地,脸上泛起一丝红晕,以至于忘记了手中正在修理的电机,炸机了。
     年轻的佣兵神色一下又变得严肃起来,你满脸好奇的看着对方的变脸速度,姣有兴趣地瞅了瞅那个炸出巨大火花的机器。你正打算开口询问些什么,就被突然跑上来的佣兵拽着手跑开了原地。
     两人跑到一块废弃的水泥墙后,佣兵伸手捂住了你的嘴一副警惕的模样看着刚才的地方。你眨眨眼有些不解,却也知道不多说的道理,过了一会佣兵绷紧的身体放松了下来,似乎是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慌忙松开了捂着你嘴巴的手,整个人往后跳了两步。红晕再度漫延上他的脸颊。
     “欸,你叫什么啊?”
     你觉得不能放任对方脸继续红下去,决定开口找找话题,一边打量对方的模样一边开口询问。靠近了才发现对方长相自是十分帅气,带着一股子洒脱的味道,唇角的伤疤不减帅气反而更添了几分成熟的气质。
     年轻的佣兵小伙深吸一口气,似乎是镇定了下来,湛蓝的眼睛看着你,透露出几分真诚的意味,
     “我叫奈布·萨贝达,你呢?也是来参与游戏的一员吗?我好像没有见过你。”

[第五人格]裘三岁与杰克喵(上)

○裘杰裘,杰裘杰。
○杰喵喵和裘三岁了解一下。
○ooc被我剁吧剁吧吃掉了,你们看不到。
○放飞自我的产物,了解一下。
@荆刺冠冕。 来,合作愉快。

     杰克今天一起床就觉得有些不对劲。看东西有些模糊,头晕脑胀的,走路仿佛踩在棉花上。但今天是他当值,绅士是不能随意缺席的。穿好衣服,将心爱的玫瑰手杖别在腰间,一个恍惚扯掉了两片花瓣,叹了口气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将花瓣夹在里面。杰克决定先去大厅等着。也许坐一会儿就好了。
     路过大厅的时候,班恩发现了杰克的脚步虚浮,有些担忧的将手中的木棍放下,快步过去扶着他。“是身体不舒服吗,要不你今天休息一天,我待你当值。”杰克还没来得及开口回答,这一幕被路过的裘克看见了。
     “哟——英国佬?”刻意提高的音量,还有诡异的拖长了的语调。裘克一如既往的火力全开的拉着杰克的愤怒值,“怎么——身子不行了?”
     “收起你那滑稽的腔调,”越发剧烈的疼痛,使杰克无法清晰的思考。撕下了往日里伪装的很好的绅士的面具,阴沉着脸看向裘克,“这里不是你的马戏团,没有观众为你滑稽的的表演喝彩,你大可停下来。”
     眼见着两人之间的火药味儿越来越浓重。班恩急忙站了出来阻止两人。
     “好吧好吧——”裘克知道自己说不过这个狡猾的英国佬,但仍然是一副“我是看在班恩的面子上”的模样,轻嗤了一声,转过身离开了大厅。临行前还不忘再度嘲讽一番,“那让我们看看病猫子一样的‘绅士先生’,还能不能完美的完成任务呢?噢——这可真是让裘克期待。”

————————☆————————

     “所以为什么明明应该休息的裘克,又要开始工作了!”裘克捏着拳头有些不满,嗅着空气中挥之不去的消毒水的气味,这让他实在是开心不起来。今天应该是他的假期。按照计划,此刻他应该坐在桌旁擦拭心爱的火箭筒。为下次狂欢做准备,或者清理自己的义肢。避免其被锈蚀导致行动不便。
     但庄园主突如其来的命令让他不得不临时进入游戏场地,“协助”那位出了事情的监管者。伸手熟练的划拉开面板,四个求生者均完好无损。甚至电机都被修好了一台。井字符号再度跳上了裘克的额头。到底是哪个○○完成率这么底下,难怪庄园主要我来协助这个○○。
     “好吧好吧——那就让我来找找到底是哪个○○能够蠢成这个——”话还没有说完,裘克目瞪口呆的看着不远处圣心医院的窗台上那一坨。熟悉至极的帽子歪歪斜斜的挂在其头顶。大概是察觉到了视线,那玩意儿突然转过了身面相着裘克,“喵——”
     裘克觉得自己眼角一定抽搐的厉害,抱着火箭筒快步走过去,站近了观察。熟悉的白色的只有两个黑洞的面具,还有那标志的燕尾服和歪歪扭扭的绅士帽。最终让裘克确认的便是被猫踩在爪子下保护的很好的那根玫瑰手杖。噢上帝,这可是那个英国佬最爱的东西,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别人那里,伸手试探性的戳了戳猫咪的脑袋,却被对方轻而易举的躲开了。看着面前漆黑一团的猫咪,一人一猫互相凝视着,空气有一瞬间的凝固,直到裘克没忍住笑了出来。
     他一边笑一边大力地拍着自己大腿,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英……英国佬,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变成猫了,还会喵喵叫哈哈哈哈哈哈哈,来喵一个给裘克哥哥听听——”说罢还手贱的伸出手指头想要戳一戳那雪白的面具。却不料对方左爪一挥,指尖突兀的刺痛,低头看过去已经有血滴渗了出来。
   

@逐风景玉。
看,这是证据。你立的flag。以后我就及时更新这条动态来记录你被打的次数然后坐等吃粮。满足极了。

[第五人格]公主抱和失常

○杰医
○发泄无脑产物。没头没尾。
○我流杰医,ooc见谅
○梗来自和朋友的对戏(这个女人好凶哦,超小声逼逼)



     “那么,杰克先生可否给予我一个公主抱呢?隶属于温柔的那种。”
     这是在杰克和艾米丽·黛儿稀里糊涂地确认关系之后艾米丽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按照艾米丽的意思,他们原本是“合作关系”。至于怎么稀里糊涂的答应了在一起,杰克也有点说不清。但他仍旧给了艾米丽一个公主抱。独属于她的——温柔的公主抱。
     艾米丽和其他女性是不同的,这点杰克一直都知道。光看每次公主抱的时候,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地沉溺过那么一两次。除了艾米丽——她重头到尾都在死命挣扎。就好像那个公主抱是通往地狱的一般——虽然确实没什么差别。
     这次艾米丽没有挣扎了,她乖乖地伸出手环住杰克的脖颈。这么抱了一会儿,杰克正在思考要不要将艾米丽抱出门围着他的玫瑰花园走一圈,怀里的艾米丽却突然的动了动。杰克微微低头看向艾米丽,停顿了一下在人额头小心翼翼的落下一个安抚性质的吻,却没想到艾米丽借力往上抬头,在他苍白的嘴唇附近轻轻吻了一下。“我的好先生,这点可不够。”在杰克有些惊讶的目光下,艾米丽眨了眨眼睛,倒意外的有几分可爱,“我可是个野心家,我的好先生。”
     “Well,亲爱的艾米丽女士,我相信我有足够的能力来替你完成你的野心。”
     “那么我希望您不要在下一秒对我来一个震慑。毕竟,”有一瞬间的停顿,艾米丽还是舔了舔下唇说出了那句话,“我觉得我们的关系有些不太,不太牢靠。”
     “请对我有一点信心,亲爱的。我们刚刚确定了恋人关系,不是吗?我不会对爱人做出这种事情的。”不知想到了什么,艾米丽觉得他能够从杰克那张空白的脸上看出,愉悦?应该是愉悦的表情。仿佛猎人在发现猎物进入了自己精心设计的陷阱时所露出的那种愉悦的表情,“我最多在您快修好电机时开启一个失常罢了。”






○然后这个臭女人在我跟他开自定义的时候带了失常。呵,女人。呵。还对我使正义惩戒。呵。
    

[第五人格]那什么拆椅子。

    ○轻微杰医
    ○监管者日常

     “那个叫做艾玛·伍兹的小姑娘太可恶了!”joker刚参加完一场游戏回来,显然气的不轻,“她把椅子都拆了!”他举起那个红色的火箭筒玩具朝着大长桌上狠狠的敲了两下,以此表达自己的不满。
     班恩只是靠在椅背上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这样阴雨绵绵的天气,屋内的温度正好,特别适合躺在床上睡上一觉。偏偏joker把大家聚集起来说要商讨怎么对付一个小姑娘。
     瓦尔莱塔对这样的聚会毫无兴趣,并没有参加,因为在她看来有没有狂欢之椅都没太大关系,毕竟她能够就地两人捆绑起来。
     唯一需要烦恼的大概就是joker班恩和杰克了,厂长只会一边在旁边加油呐喊一边等着自家女儿拆完了椅子给她揉手。
      “你可以试着和里奥控诉一下她女儿做的太过分。”杰克慢条斯理的将手中的瓷杯放下,并不太赞同joker这种拿家具撒气的行为。“就像小孩子找大人告状那样。”
      “英国佬难道你就不烦恼吗!”joker也看不惯杰克永远都是一副慢悠悠的模样,还有那副令人厌恶的“绅士风度”。在他看来那些东西都是放屁,都是装出来的。他可不认为一个真的绅士会来到这个庄园。哈,果然一切都是英国佬在装模作样!“我可不信你会放弃你最爱的传送改成带失常。”
     “Well,你要知道女士们都是很乖巧的。”杰克的公主抱对于女士们有些天然的吸引力,哪怕知道不挣扎的后果是什么,女士们也更乐意在他的怀中多呆一会儿。除了艾米丽女士。他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来参加joker的这个聚会,还是背着里奥进行的,仿佛一场见不得人的背地里的交易。见鬼,绅士可是一举一动都光明磊落的。
     “滚滚滚,带着你的公主抱想去哪去哪!有公主抱了不起吗!”joker有些恼羞成怒了,早就知道叫上杰克不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除了自己在被他气一顿之外,收获不了任何东西。本来还指望着或许这个自诩“绅士”的英国佬能提出什么建设的意见。joker转身走到班恩面前,将人晃醒,“班恩班恩。你遇到那个小园丁都怎么做的?!教教我!”
     杰克对着背对着自己的裘克耸了耸肩,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如果joker这个时候转过身来说不定又要大发一顿脾气。骂他该死的英国佬。
   
     待会儿艾米丽女士就要回来了,或许我该去泡一杯她喜欢的花茶,带上一束包装好的玫瑰花,她应该会喜欢。这么想着,杰克取下放在一旁的伞,离开了joker的房间。

嘉嘉和格瑞互换衣服武器梗。
hhh之前把手机的照片删了只有去另外一个发了的软件上下回来了hhh好麻烦。
嘉嘉那边衣服领子忘记涂黑了。。懒得再拍了好麻烦。就这样吧。
呜呜呜呜嘉德罗斯和格瑞他们超好的。我出十块钱你们去结婚吧呜呜呜。太好了。[所以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专属格瑞](。)